深度:天津权健的兴衰史——一家夭折的豪门

  12月16日,天津市武清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被告人束昱辉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一案,并最终认为,被告单位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及束昱辉等12名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应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这对于权健下属足球俱乐部天津权健(已更名为天津天海)来说,影响是及其巨大的,让这支2018赛季还能够在亚冠联赛杀入八强的球队,在2019赛季沦为中超保级队,接下来本文通过这些年权健的兴衰史,来剖析背后的原因。

  天津天海这支球队的历史,得追朔到2006年6月6日,当时呼和浩特市滨海职业足球俱乐部成立,并在1年后迁到天津,更名为大家所熟悉的天津松江。

  一直以来,天津松江活跃在中国足坛,他们在俱乐部成立后开始征战中乙联赛。在2008年和2009年的中乙联赛,天津松江曾连续两年倒在中乙联赛的季后赛,无缘冲甲。

  痛定思痛,在2010的中乙联赛开始前,天津松江进行了换帅,他们解雇了球队原主帅张效瑞,聘请比利时人德维尔德出任球队主帅。最终经历了换帅的松江在2010赛季的中乙联赛常规赛中取得了10胜5平1负的战绩,以南区冠军的身份杀入季后赛,虽说最终在决赛中不敌大连阿尔滨,但他们依旧以中乙联赛亚军的身份成功冲甲。

  在2010赛季成功冲甲后,天津松江在中甲联赛征战了5个赛季,而让这支球队开始成为有机会成为豪门球队的契机出现在2015年7月7日,当时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和权健集团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权健集团正式并购天津松江足球俱乐部,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宣告成立,这也意味着天津权健的时代正式到来。

  在权健入主后,天津权健也成为了一支土豪球队,球队的老板束昱辉也提出了球队的目标,那就是四步走,即第一步中甲保级,第二年冲超,第三步进入亚冠,最后是参加世俱杯。显然,最终的结果也证明了,权健做到了前三步,即2015赛季的中甲联赛成功保级、2016赛季的中甲联赛成功冲超、2017赛季的中超联赛以联赛第3名的成绩成功杀入亚冠,只是第四步参加世俱杯没来得及实现。

  权健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跟他们的投入也是有着莫大的关系的,他们可以说是照搬恒大早期的政策,那就是在转会市场上疯狂的买买买,买大牌外援,买国字号球队,买潜力年轻小妖,还有就是高薪聘请名帅。

  于是,在2016赛季的中甲联赛开始前,为了能够早日冲超,权健开始疯狂的在转会市场上招兵买马,他们以1000万欧元高薪请来卢森博格执教,并引入了法比亚诺、贾德森、格乌瓦尼奥、基蓝马、张烁、孙可、张鹭、赵旭日、张修维、晏紫豪、刘奕鸣和郑达伦这样的强援。

  要知道,权健的这些引援花费可不低,其中当时还是上港替补球员的郑达伦花费了权健2000万人民币、张鹭和赵旭日花了7000万人民币、孙可花了6600万人民币、外援方面格乌瓦尼奥2.14亿人民币、贾德森花了3600万人民币,再加上主帅卢森博格团队的年薪达到了1000万欧元,这一年天津权健为了冲超可以说是花了血本,甚至全部开支达到了6个亿人民币。

  但是,这样的配置在赛季开始后却没有取得应有的成绩,当时权健在开局4胜1平领跑中甲积分榜的情况下,却遭遇了7轮不胜,此时球队已经在积分榜下降到第9位,距离榜首的青岛黄海11分。这样糟糕的成绩,与球队冲超的目标相差甚远,这也直接导致了卢森博格的下课,最终意大利少帅卡纳瓦罗接过了权健的教鞭,并最终率领球队力压同积59分的贵州智诚和青岛黄海夺得联赛冠军顺利冲超。

  在进入中超联赛后,权健继续自己的土豪引援政策不停,他们在2017赛季开始前以2000万欧引进比利时国脚维特塞尔、1800万欧引进帕托、1100万美元签下韩国国脚权敬源,并在当年夏天花费3470万欧引进莫德斯特,此外权健还在当年签下了王永珀、杨善平、王晓龙、糜昊伦、裴帅这样的内援。据统计,天津权健在自己的中超一年级的全队总投入超过了10亿人民币。权健这样的烧钱,也取得了成绩:在2017赛季的中超联赛中,天津权健以升班马的身份,取得了联赛第3名的成绩,顺利晋级次年的亚冠联赛,实现了束昱辉四步走中的第三步,那就是进入亚冠。

  在2018赛季的亚冠联赛中,作为亚冠新军的权健先是在资格赛中2-0战胜菲律宾球队内格罗斯晋级亚冠正赛,随后在小组赛中他们取得了4胜1平1负的战绩,以小组第二名的身份晋级淘汰赛。随后在淘汰赛中,他们先是在八分之一决赛淘汰老大哥广州恒大,虽说最终在四分之一决赛不敌鹿岛鹿角,止步8强。

  在2018赛季中,权健取得了联赛第9名,以及亚冠8强这样的成绩。这样的成绩,对于权健这支两年前还在征战中甲联赛的亚冠新军来说已经很不错,球队疯狂的投入也取得了应有的成绩,天津权健这家国内新兴的豪门俱乐部终于绽放了!

  但是,对于天津权健来说,球队的转折点也出现在2018赛季,在当年世界杯结束后,球队的两名外援维特塞尔和莫德斯特迟迟没有归队,最终维特塞尔转投多特蒙德、莫德斯特则是一直和球队打官司没有归队,这也让权健一度只有帕托和权敬源两名外援可以使用,但球队还要面对双线作战的压力,甚至有些比赛权健不得不单外援或者全华班出战,这也直接导致了权健亚冠止步8强,最终那个赛季的中超联赛也仅仅取得了第9名的成绩。

  但是,对于天津权健这支球队来说,最致命的打击出现在今年1月,当时天津市公 安 机 关对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涉嫌组织、领导传 销活动罪和虚假广告罪立案侦查,权健公司实际控制人束昱辉已被拘 留。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束昱辉被拘 留也直接导致了权健足球帝国的坍塌,俱乐部被被天津足协托管,并更名为天津天海俱乐部。与此同时,权健队内刮起了一股离队潮:格乌瓦尼奥、贾德森、赵旭日、杨善平、帕托、王永珀这些昔日权健重金引入的球员都离队了。要知道,当年权健为了引入这些球员,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更糟糕的是,由于权健集团的资金已被冻结,因此对于这支更名为天津天海的球队来说,如何在金元中超生存下去也成了难事,虽说有不少球员的租借加盟,但是本赛季天津天海的保级之路太过于坎坷,他们在联赛中一度12轮不胜,最终在李玮峰的率领下,直到倒数第2轮才惊险保级。

  权健的没落,虽说与权健集团的东窗事发有着莫大的关系,但是这支球队近几年在转会市场上的呼风唤雨,甚至可以看成是广州恒大的2.0版本,同样是以中甲联赛冠军身份冲超,为何权健为陨落的如此之快呢?一方面,现在的转会市场不是早些年的江湖了,有些人不是你有钱就能买到的;另一方面,权健留不住人,买来的外援忠诚度不够,维特塞尔、莫德斯特的叛逃,再加上本赛季开始前许多球员的离队,这也让球队的实力直线下降,最终天海也在本赛季彻底沦为降级队。

  天津权健的兴起,是靠着束昱辉3年22个亿砸下去砸出来的;同样,这支土豪球队的夭折也让人觉得过分的惋惜,毕竟这支球队在中超一年级就可以打进亚冠,作为亚冠新军第一年就淘汰了恒大晋级八强,球队的实力毋庸置疑。但是,“权健案”的发生,也导致了权健足球帝国的土崩瓦解,最终2019赛季更名为天津天海的这支球队也沦为了保级球队,而这支球队的未来也不得而知。天津权健,一支夭折了的土豪球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